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八月人啊你是否低下过高贵的头颅-【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13:16 阅读: 来源:捻线机厂家

《八月》,讲述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里,一个十一岁少年小雷,在结束了小升初考试后迎来的暑假时光。

小雷的假期是漫长又炎热的,他跟着父亲去游泳,去逮蝈蝈,吃西瓜,和伙伴们玩,到处游逛,全家一起去姥姥家……

电影是很平淡的,它没有惊奇。

《八月》最好看的地方出现在影片最后几分钟:为了挣钱养家,父亲要离开儿子小雷去遥远的地方跟着别人打工,去做场记。家里只剩下母子俩。

平静的八月被打破了。这种平静从未被打破过,小雷仿佛第一次感觉到生活不同了。

《八月》有一个背景:九十年代,国有企业改革,工人的铁饭碗被打破,大量工人下岗失业。而张小雷家也不例外。他父亲所工作的电影厂,也要从国有企业变成股份制企业。

小雷的父亲对小雷说,他才不怕,人有本事去哪都行。他看不起工厂的韩胖子,觉得他水平差。他还说,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后来,他下岗了,跟着韩胖子打工去了。

小雷的母亲为孩子上重点初中担心,小雷的父亲一再说,没有必要上重点中学。但他低下高贵的头,去找关系,走后门。

小雷也有高贵的头颅。他喜欢李小龙,房间里张贴着他的海报。影片一开始,父亲就给小雷亲手做了一根双截棍,小雷一直随身携带。更多的时候,他把双截棍像香肠一样,时时挂在脖子上。小雷在家里并不熟练地挥动他的双截棍,他希望自己在生活里能像李小龙一样变得勇敢,变得无坚不摧。

同小区的混混三哥是小雷的仰慕对象,在电影院里,他抽烟喝酒泡妞。三哥如同梦幻般的李小龙一样盘踞在小雷的生活中。而小雷自己,只敢偷偷地喜欢楼对面拉小提琴的女孩。只有在梦里,他才敢大胆地坐在小女孩的身旁,自己闭上眼睛,女孩的嘴唇向小雷的脸靠过来……然后,梦醒了。

三哥也低下了高贵的头,他因为打架斗殴被抓了。等到放出来时,他趴在台球桌前哭。他刚知道父亲死了,从远方寄回来他父亲的衣服和一封信。小雷走到三哥旁边,学之前别人安慰姥姥姥爷的话,“别憋着,想哭就哭吧。”三哥回复一句:“滚!”

在小雷的梦里,三哥依然是高昂着他的头的,他在宰羊,微笑着看着小雷。

小雷离重点高中分数线差了8分,他第一次挥舞着双截棍打了不给他加分的老师。这个软弱的、瘦小入猴的小雷,从未如此大胆过。他的行为是否受到三哥的影响,是否因为他深深记住了他爸说的,“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颅。”

立秋那天夜里,小雷家的昙花在院子里悄然开放。昙花一现,十分的难得,十分的美。电影厂很多下岗职工都在这种美前,拍照留念,小雷在昙花前也拍了一张照片。

我于是感受到了故事的深意。昙花一现的美,就好像八月。不会再有这样的八月了,不会再有一个拥有悠长而随心所欲的暑假的孩子了。我们将拥有新的八月,和新的孩子。

《八月》配了很多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都是不错的,都是我喜欢听的。比如这一首:

“青青的野葡萄,/淡黄的小月亮,/妈妈发愁怎么做果酱,哦,妈妈,/我说,妈妈,妈妈别忧伤,/看那早晨的篱笆上,/有一枚甜甜的红太阳,/太阳,太阳,/妈妈,妈妈。”

在《八月》里,还有第一部引进片,还有许多早期国营电影制片厂里的胶片、放映机,都是那个时代的符号和象征。这些都不会再有了。

在新的八月里,我们将去过一个不是崔健的,不是《一无所有》的八月。旧八月里,夏日缓慢,没有手机的生活,百无聊赖中在桌球台挥霍青春,孩子们只是玩,玩,玩,没有家长的催促,没有别人的打扰。

电影片尾,字幕打出了“将此片献给所有的父辈”,也许导演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看到。

这个片子,是黑白色调的,像一个成年人坐在电影院里去回忆他的童年,那童年已褪了颜色。

小雷的父亲深夜在房间里独自打空拳,他在电影院里流泪,他躺在床上听音乐,他做自己爱好的事,并纠结于自己的生活。他有压力,有理想,有来自妻子无声的抱怨,来自儿子求学的渴望。

当小雷母亲问小雷为什么主动坚持要上重点高中时,小雷说,三中的校服特别帅,会有像三哥一样的皮带。这话惹怒了小雷的父亲,他批评小雷没出息,然后发疯地骑着自行车在夜色中驶过街道的拐角。

后来,就到了影片最好看的高潮。在小雷的父亲在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小雷房间,将一根皮带放在椅子上,他打开台灯,想看看孩子的脸,又怕光太亮,他赶忙关了台灯。

在影片最后,拍全家福时,所有人都在,包括一直躺在病床上的姥姥也恢复了健康,和大家站在了一起,两个大人之间以往的怨恨也和解了。可是小雷的父亲不在。

在全家的合影里,小雷搂着空气,像搂着父亲。

在影片末尾,小雷的父亲寄回一盒磁带。磁带里,有他们在外地拍电影的花絮。很多个人,很多个影子,很多个声音过去了,不是小雷想要看的。终于,磁带里有了小雷父亲短暂的几秒钟。他穿着大衣,好像那边很冷,风很大,他匆匆地说了几句,我也没有听清,这个父亲就转身走了,工作去了。

这是一个父亲最后的背影。这时,电影的颜色一下子从黑色变成了彩色。我仿佛从电影中来到2017年3月的今天。我现在坐在北京朝阳区的一个电影院里。我已经37岁。

呼和浩特皮肤病科周末上班的医院

山东治疗阳痿的医院选哪家

杭州私密整形

为什么白癜风要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