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5:30 阅读: 来源:捻线机厂家

耿乐已被谢易恺气噎,纤指紧握成拳,一副做势要揍人样。那特助见状,忙跑上来攥住她。

“对不起老板!是我没拦住她!”

耿乐闻声怪异地望着谢易恺,嘴巴张得都快能塞进一个馍馍。

“你……是谢易恺!”她指着谢易恺,有些不敢置信。

谢易恺点头,看她的眸光十分不屑:“我从来没说自己不是!”

耿乐嘻嘻一笑。

这人嘴皮子功夫真是了得,横来竖去都能说回来,论嘴皮功夫她自然不敌他。不过,既然找到了人,那她就不跟他客气。

“我要退婚!”耿乐挥开特助语不惊人死不休起。

谢易恺很快反应过来,玩味地望着耿乐,冲特助说:“你下去!”

那特助还沉浸在耿乐的话语里不敢置信,听谢易恺这么说忙退下。

“你跟我来!”谢易恺对着一旁怒火冲天的耿乐说。

“去就去!谁怕谁!”耿乐叉腰,大有头可断,血可流,志气不能丢的气魄。

她跟在谢易恺身后,进了办公室。

谢易恺见她跟着进来,朝沙发上指指示意她坐下,继而踱到她身后将门插上插销。

耿乐吓一跳,对他的行为,不由警惕起,“你……想干什么?”

“你也会怕!”谢易恺嘴角牵牵,眸里玩味越发凝重。

“乐乐!怎么打扮成这样,连我都认不出来!是想向我证实你的演技?”

耿乐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别搞得我跟你很熟似的!我们根本就是第一次见面!什么演技不演技的,我就长成这样,看不惯么,退婚啊!”

“你确定要跟我退婚?”谢易恺倒了杯咖啡递给她。

她望着热气腾腾的咖啡,接过来,放在鼻前嗅嗅。

蓝山咖啡独有的味道还是成功吸引了她。她不客气地端起杯子抿上一口。属于蓝山纯正的味道,很快俘虏了她的味蕾

她不拒绝这么好的咖啡,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地道吧?嫁给我,每天都能喝上这么正宗的蓝山,还有花不尽的钱,享不尽的美食,穿不完的衣服……出门有车送,在家有人伺候……你想上哪玩就上哪!如何?”

耿乐没想到他这么能说。

他的条件的确很优越,就差给她戴上一顶皇冠,唤她一声女王。只是这场没有感情的婚姻,她宁可不要。

“对不起,你说的这些我统统不感兴趣!你可以考虑下我的建议,早些退婚,不然这场婚结了,定让你悔青肠子!”

耿乐觉得与他谈不拢,这人压根就不是个她能看得透的人。

她再喜欢蓝山也不能当饭吃,搁下杯子,起身拉开门,忽又想到什么,回头冲一旁失神的谢易恺说:“你不会是想借着我爹的势力,干些违法的勾当吧!告诉你,只要被我发现,第一个举报你!”说时夺门而去。

谢易恺抚着下巴哭笑不得,她果然不记得他了。

这场婚姻是他自己选的,他绝不会后悔,他相信耿乐也不会后悔,只是现在的她还不了解自己。

耿乐回到家,赶紧将衣服换了,将脸上敷的胭脂粉洗掉,生怕被耿世勋瞧见,少不了一顿臭骂。

好不容易把自己搞清爽,顿觉舒服许多,哪知下人告诉她,“小姐,谢老板来了,老爷让你下去呢!”

耿乐乐了。

谢易恺这么快就登门造访,难不成想通了!

她嘻嘻一笑,忙奔下楼。

此时的她已换上清爽的洋装,鹅黄色荷叶领雪纺长裙,轻柔翩然的料子,走起路来袅袅婷婷。

两条乌黑的麻花辫垂敏捷在肩头,配着颈上的珍珠链子,属于少女的清纯美好展现无余。

谢易恺望着她扶着楼梯一步步而来,居然瞧呆了。

他知道她不丑,只不过为了让他退婚,宁肯将自己弄得那么俗气,不由好笑。

“乐乐,还是这样好看!”

谢易恺打趣道。

耿乐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朝耿世勋步去:“爹,他跟你说了吗?”

耿世勋瞧瞧女儿,又望望谢易恺,不知所以。

谢易恺忙道:“耿叔叔,瞧乐乐高兴的都等不急了,您还不告诉她让她安个心!”

耿乐觉得他言语中不免兴奋过了头,而父亲又是一副笑脸嘻嘻的,她心里打起鼓,料到就是不问也知什么结果,不等父亲开口,直接说:“爹啊,我有意中人了!怎还能嫁给他,你这么做分明是棒打鸳鸯,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

耿世勋脸立马拉下,冲着耿乐喝道:“胡闹!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我没答应,就不作数!”

耿乐撅嘴,见一计不成,忙又使一计:“爹,他在外边养了女人!说不定哪天就冒出个私生子来,你让我到时怎么办!”

谢易恺闻之面色铁青。

他最讨厌“私生子”三字,没想到耿乐居然变相地在骂他。

“耿叔叔放心,这种事早有前车之鉴,绝对不会再发生!”谢易恺开口说。

耿世勋正愁着不知怎么替他开口,没想到他自己到将话说开,忙顺着他的话说:“我相信易恺不是这种人,你闹够了没有!”

耿乐望着谢易恺,鼻子朝天连连哼起。

这顿晚饭因为多了个谢易恺,耿乐吃得实在不知味,早早就上楼,将自己关在屋里。

耿乐知道逃不过了,只好闷闷地执笔给大洋彼岸的齐烟姌写了信。她告诉齐烟姌自己要嫁人了,而且是嫁了个相看两厌的人,这样的婚姻她知道没有丁点希望,只好找齐姻姌倾诉下。

写完信,她已是泪流满面,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

耿谢两家联姻,婚礼办得空前盛大,谢易恺一掷万金,光彩礼就给了谢家好几万,把个耿世勋哄得眉开眼笑。

耿乐看到父亲高兴成这样,心里全然不是滋味。

父亲疼爱她不假,可是面对金钱、利益的时候,亲情又值多少金?

她终还是嫁给了谢易恺,由耿世勋挽着,缓缓送到谢易恺跟前。

钻戒缓缓落于指节,随着牧师"礼成"的宣布,教堂里彩屑、纸带、鲜花满天地飞扬起来,像下起一场彩色的雨。

耿乐捧着花束,望着坐在前排的耿世勋,竟半点高兴不起来。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天这个就更一章了哈,晚上发一篇有关鬼的短篇,请看《于珏短篇小说集》,再次感谢各位支持!

保温运输车报价厂家价格

济源弱电入地PE穿线管定制生产厂家

广州奥得富摄像系统维修STORZ史托斯H3Z摄像头维修

特性盘锦CPVC电力管生产工艺要求

国五86米冷藏车国五报价

娄底市钢结构厂房检测鉴定机构

混泥土细颚式破碎机济南PEX系列细颚式破碎机工作原理

茂名市CCC认证怎么做

工程木地板进口报关福州橡木木进口清关清关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