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些重庆方言你常说会写吗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01:46 阅读: 来源:捻线机厂家

这些重庆方言你常说会写吗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ha)麻将”“(kang)麻雀”“不要(you)”,这些耳熟能详的重庆方言,听上去是不是很亲切,可你想到了音,就是在电脑上打不出来,也不能正确写出来。

??? 你先不要感叹咱们的汉字选择有限,今后,你对汉字的使用范围将由目前常用的3000字到2015年的50万字,很多重庆方言就可以明明白白写出来了。

???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从市社科联了解到,西南大学教授毛远明申请收集整理石刻文字获“中华字库”重大文化建设项目立项,资助金额高达1580万元,成为我市单项课题研究资助金额最高的项目。他的课题任务就是从数千年流传下来的各种碑文中,将出现过的汉字形体汇聚起来,五年交出20万字。

??? 5年时间要找出20万字

为拓片常与盗墓者打交道

毛远明教授今年63岁。昨日,重庆晚报记者走进他的家,书房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古书、拓片、两台24小时开机的电脑。

毛教授说,在我们平常的语言交流中,最常用的汉字是3000个,一部长篇小说也就需要8000字,就算做研究,充其量也就3~4万字。他做的课题是补充目前汉字的一部分,研究遍布全国的石碑文字,将先秦至清末的碑文整理归类。

据介绍,中华字库工程是国家新闻出版重大科技工程,列入国家“十一五”和“十二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从数千年流传下来的各种文字载体中,尽可能将出现过的汉字形体和少数民族文字形体汇聚起来,建立字际联系。不仅有碑文,还有甲骨文、经文、简帛等,总字数要达到50万字。

“我负责碑文这块,5年要交出20万字。”毛远明说,他首先要在全国各地找出碑文,然后拓片,再通过高清晰的扫描仪扫描至电脑,进行电脑截图切割,一个字一个字的研究。

毛教授介绍,找到的每个字都会有出处,还有编号,最后制作成文档,最后再到国际上申请编码。“以后,我们在电脑上想打什么字,都能打出来。”

为拓片常与盗墓者打交道

目前,毛远明的课题团队有90人,每个月、每季度、每年都要分别向全国重大课题办公室提交成绩,不仅交出现阶段的研究成果,还要将搜集的原始资料上交。

据了解,毛远明申请收集整理石刻文字获“中华字库”重大文化建设项目立项后,资助金额高达1580万元,成为我市单项课题研究资助金额最高的项目。

毛教授坦言,5年搜集20万字,这个工程量非常浩大,碑文搜集成为最为关键的一步。但获取拓片的途径有限,也很有难度,如有些很有研究价值的碑,已被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起来,用玻璃罩上,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拓片。“很多私人珍藏的碑文拓片也不愿拿出来。”

据透露,课题团队通过各种途径,如在悬崖上拓碑文,甚至常常与盗墓者打交道,目前已拓过了唐代的1400多个碑。

最早发现黔江汉代大地震

你知道吗?黔江在汉代的时候发生过大地震。这在官方文字中从未记载过,毛远明却成了知晓该段历史的第一人。

他透露,自己常去重庆“两翼”地区考察,寻找碑文,有一次在黔江一处石刻上有了这个意外的惊喜。“石刻上记载了在汉代的时候,黔江曾经发生了地震,山洪将河流堵住,人们被困在水中。”

“碑刻文书一出版,

警察就找上门”

毛远明回忆,2007年,他带着学生到西安开会,得知那里出土了记载关于“庾信”的碑文。

“当时我和学生都很兴奋。”他说,史书记载庾信的有40块碑文,而他只见过两块,学生很懂老师的心思,直接“怂恿”他,把几百公斤的碑文拖回家。

“价格倒不贵,两万元,但有警察找上门来。”毛远明说,2008年,《汉魏元朝碑刻文校注》一出版,西安警方就找到他,想通过他来找盗墓者。

“找不到我的茬儿,

学生毕不了业”

作为毛教授的学生,你或许是幸福的,因为你可以对老师挑刺,他不仅不急不气,还会让你顺利毕业。

“学生要想从老师手下顺利毕业,就得继承老师的批评精神。”毛教授说,他做研究几十年来,批评过公开发表的文字有8000~9000字。因此在学生入学时,就告诉他们要严谨,如果找不出老师的茬儿,就不让毕业。

张红梅曾是毛教授的研究生,目前在四川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刚开始还有点顾虑,怕老师会不高兴。”昨日,在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时,张红梅称,等她顺利毕业,才知道老师的良苦用心,能找到老师的茬儿,需要读大量书,做很多研究和考证,找出茬了,我们也学到了很多。

“批评的对,需要拿出有力的证据,我心服口服。”毛教授说,目前已经有五六个学生公开发表文章对他的文章提出批评,但要是批评不对,他也会反批评学生,这种感觉也会让自己洋洋得意。

这3个重庆方言字这样写

??? “重庆方言里有的有音无字,有的有音,也能写出来。”昨日,毛远明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向重庆晚报读者提供了我们常说,但不一定会写的3个方言字:“(ha)麻将”“(kang)麻雀”“不要(you)”。

他解释,(ha)其实就是“搓洗”的意思,(kang)就是“盖上”的意思,(you)是“动或挣扎”的意思。

?

这几个方言文字

会写吗

杨月蓉2005年出版的《重庆方言俚俗语研究》一书中,曾经对我市28个方言文字进行了考证,以下是节选部分:

菢(bao)鸡母:《广韵》:菢,鸟孵卵,《通俗文》:鸡做卵,北燕谓之菢。

坌(ben):一个人蘸两个碟子———坌(笨)了又笨。坌在重庆话里有蘸、沾、糊等意思。

跍(ku):跍是蹲的意思,重庆话中说的gu或ku。

以下有音无字:

(do):例句:你莫do我鼻子,我莫你眼睛。这个俗语表示不要互相指责。

(cou):例句:把人cou下岩,还要弄个石头下去!

谁知道“”“”怎样读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上网搜索发现,有网友写出了“”“”这两个字,但不知道是何发音。有知道怎样读的市民朋友,不妨告诉我们。

南京电子秤纸

广东银色通风天窗

重庆铸钢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