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蒋介石遭暗杀死里逃生的瞬间几大步就蹿上了楼【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07:14 阅读: 来源:捻线机厂家

1925年7月下旬的一天,侍从秘书贺衷寒表情极不自然地把一封信件呈送到时任黄埔军校校长兼粤军参谋长、广州卫戍司令 的办公桌上。

拿起信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蒋中正:

鉴于你的独断专行,谨以此信郑重通告,你的 期来临。

「娘希匹!竟然搞到老子头上来了!」蒋介石看完信后,勃然大怒,情不自禁地用家乡土话骂了一句。然后把信扔到桌上,站起身来在屋内来回疾步快走,不时用手摩娑著光秃秃的脑袋。过了一会儿,他大概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便重新坐回到桌子旁,向一直毕恭毕敬站立在一旁的贺衷寒问道:「这封信是从哪里来的?」

贺衷寒报告说:「我已经仔细查过了,这封信是从邮局寄过来的,信封和信笺上都没有署名,也没有落款,实在无从查起。」

接着贺衷寒又吞吞吐吐地说:「不过学生在外面听到一些对校长不好的议论,自从我们东征获胜后,有不少粤军将领到处散布说校长拚命扩大党军是为了排挤和对付他们的粤军,还说什么『这个外省人、小字辈,好处占尽,实力大增,野心大得很勒』。」

贺衷寒的话引起了蒋介石的警觉,有些疑惑地问道:「难道你是说这件事是粤军里的人干的?」

贺衷寒不置可否,只是提醒了蒋介石一句:「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蒋介石到财政大楼参加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当他走进大楼的前厅,刚要踏上楼梯时,突然在他前面出现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军官。只见他手捧一叠报纸,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蒋介石,一步跨到他的近前,咬牙切齿地喝道:「你霸占了我堂兄的军队,还卑鄙地处 了他手下的两位最好的将领,现在我要向你讨还血债!」 说话间,这位年轻的军官把手中的报纸一抖,露出了一枝紧握在右手里的手枪,冲著蒋介石扣动了扳机。

蒋介石一向比较重视贺衷寒的意见,听了他的提醒,想了一想,然后对贺衷寒说:「这件事先不要张扬出去,你在暗中抓紧调查,一定要将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贺衷寒答应一声,刚要出门,蒋介石又叫住他说:「你去告诉卫士连连长宓熙,下午我要去北校场入伍生总队处理公务,让他多准备一辆车,多带几个警卫,以防不测。」

当天下午,在宓熙的护送下,蒋介石来到黄埔军校入伍生总队队部,处理完一些例行公务后,准备乘车返回城内南堤2号黄埔军校办事处,当蒋介石钻进那辆悬挂著醒目的青天白日小旗的专用黑色轿车后,汽车却发动不起来,司机急得满头大汗,惊慌地跳下车,掀开车前盖准备检查故障。坐在车里的蒋介石看了看表,不耐烦地从车里钻出来,招了招手,示意把另一辆卫兵坐的警卫车开过来,他板著脸对宓熙说:「我有急事,先坐这辆车回去。」

宓熙急忙对站在身边的警卫排长黄友文说:「我先送校长回去,你带几个人等这辆车修好后再赶回去。」

目送蒋介石和宓熙等人乘车离开后,警卫排长和6名卫士都围过来看司机修车。其实这辆车只是发动机出了一点小故障,刚才司机过于紧张,一开始未能检查出来。蒋介石走后没几分钟,故障就排除了。黄友文带着6名卫士都挤进了蒋介石的专车,1名卫士开玩笑地说:「排长,这回我们也可以像蒋校长一样威风了。」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这辆插著青天白日小旗的专车风驰电掣,直向东坡楼方向开去。当汽车行驶到东坡楼转弯处时,司机减慢了车速。突然间,「哒哒哒……」一串机枪子弹射了过来,汽车前面的挡风玻璃被打得粉碎,司机和坐在前排的1名卫士当即中弹身亡。失去了控制的汽车,左扭右拐,摇摇晃晃地向前冲了十几米,一头撞在路边的电线杆上,停了下来,6名卫士一枪未放,全部 亡。

蒋介石到财政大楼参加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当他走进大楼的前厅,刚要踏上楼梯时,突然在他前面出现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军官。只见他手捧一叠报纸,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蒋介石,一步跨到他的近前,咬牙切齿地喝道:「你霸占了我堂兄的军队,还卑鄙地处死了他手下的两位最好的将领,现在我要向你讨还血债!」 说话间,这位年轻的军官把手中的报纸一抖,露出了一枝紧握在右手里的手枪,冲著蒋介石扣动了扳机。

来自香港的刺客

自从「东坡楼事件」后,身为警卫排长的宓熙进一步加强了对蒋介石的保卫工作。除了每天都亲自护送蒋介石上下班外,还在蒋介石住处周围安排了许多便衣卫士。另外,蒋介石出行时不再过分讲究排场,取消了插在专车前面的青天白日小旗,而且他坐的车与警卫坐的车也几乎一模一样,每次外出,这两辆车或前或后,排序总不一样,没有一定的规律。

8月中旬的一天,宓熙刚护送蒋介石外出开会回来,一名便衣卫士就向他报告说:「今天早晨你陪校长进城之后,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两个形迹可疑的人,其中一个穿长衫、一个穿普通短装,既不像商人,也不像工人,在蒋校长住房周围徘徊,还不断向蒋校长住房偷窥。我们曾派人跟踪,但对方警惕性很高,混进城内最热闹的商业区,就把我们跟踪的人甩掉了,所以现在还没有探明这两个人的身份来历。」

宓熙认为事态严重,立即向秘书贺衷寒和侍卫长王世和报告,然后又召集全体卫士,向他们说明了这一情况,提出要求说:「我们每一个人随时随地都要保持高度警惕,密切注意周围能接触到的一切人和一切事,发现异常情况立刻报告。」

三天后的中午,蒋介石在城内办完公事后乘车回东山住所。宓熙带着一名卫士与蒋介石坐进了第一辆汽车,侍卫长王世和带着另外的卫士坐在第二辆车里。当汽车行驶至东城门约100米处时,宓熙与车上的卫士几乎同时发现在城门内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穿长衫、一个著短装,正神情专注地盯着迎面开来的汽车。宓熙暗叫一声「不好」,就转回头轻声向蒋介石报告说:「校长,前面发现两个形迹可疑的人,我已做好警戒准备。」

说话的同时,只见宓熙一手摇下车窗,一手掏出德国造20响快慢机驳壳枪,打开保险,做好射击准备,转眼间车已驶进了城门洞,只见那个穿长衫的人冲汽车举起了一只手,宓熙当机立断,先发制人,冲著穿长衫的人一扣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20发子弹一股脑喷射出去,只见那个穿长衫的人摇晃了一下,应声倒下。与此同时,穿短装的刺客手中拿着一把短枪,刚要向冲过去的蒋介石的座车射击,王世和与一名卫士已扑到他的面前。王世和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卫士趁机夺过他手中的枪,其人束手就擒。

通过审讯,刺客交待,他们是香港人,受蒋介石的死对头陈廉伯的委派,前来刺杀蒋介石。

蒋介石到财政大楼参加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当他走进大楼的前厅,刚要踏上楼梯时,突然在他前面出现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军官。只见他手捧一叠报纸,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蒋介石,一步跨到他的近前,咬牙切齿地喝道:「你霸占了我堂兄的军队,还卑鄙地处死了他手下的两位最好的将领,现在我要向你讨还血债!」 说话间,这位年轻的军官把手中的报纸一抖,露出了一枝紧握在右手里的手枪,冲著蒋介石扣动了扳机。

死里逃生一瞬间

1925年8月20日上午,廖仲恺突然在中央党部办公楼前遇刺身亡,蒋介石在夸下「要彻查此案」海口的同时,也在逐步实现著自己「联汪驱胡逐许」的计画,从而如愿以偿地从许崇智手中夺取了国民党的军权,使他在国民党的地位升至仅次于汪精卫的第二号人物。

然而蒋介石的所作所为,激起了粤军将领的强烈义愤,他们中的一些人暗中联合起来,准备采取驱蒋行动。更有一些年轻的军官准备刺杀蒋介石,为许崇智讨回公道。正在为自己的成功沾沾自喜的蒋介石,浑然不知一个杀身之祸已悄然降临到他的身上。

1925年10月的一天,蒋介石到财政大楼参加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当他走进大楼的前厅,刚要踏上楼梯时,突然在他前面出现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军官。只见他手捧一叠报纸,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蒋介石,一步跨到他的近前,咬牙切齿地喝道:「你霸占了我堂兄的军队,还卑鄙地处死了他手下的两位最好的将领,现在我要向你讨还血债!」

说话间,这位年轻的军官把手中的报纸一抖,露出了一枝紧握在右手里的手枪,冲著蒋介石扣动了扳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贴身侍卫蒋富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蒋介石。几乎与此同时,跟随在蒋介石身边的侍卫长王世和,手疾眼快地反抢夺刺客的手枪。

「啪!」

刺客手中的枪响了,子弹打在蒋富寿的右肩上。蒋富寿只感到肩膀一阵麻痛,用手一摸,鲜血已经渗透了衣衫。

此时,王世和已与刺客扭打在一起,另外几名卫士也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很快就制服了刺客,夺下了他手中的枪。

在刺客亮出手枪的一刹那间,蒋介石大脑一片空白,枪声一响,他才惊醒过来,身手敏捷地向二楼跑去,几十级台阶,他竟然几大步就窜了上去,慌不择路地躲进了靠近楼梯的一个房间。蒋介石被王世和从房间里请出来后,好半天才恢复常态。他先去查看了蒋富寿的伤势,打心眼感激这位从溪口家乡带来的贴身侍卫,如果不是他挺身而出,那颗子弹很可能就击中了他的心脏。蒋介石好言抚慰了蒋富寿一番,命人赶快送他去医院疗伤。

蒋介石到财政大楼参加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当他走进大楼的前厅,刚要踏上楼梯时,突然在他前面出现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军官。只见他手捧一叠报纸,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蒋介石,一步跨到他的近前,咬牙切齿地喝道:「你霸占了我堂兄的军队,还卑鄙地处死了他手下的两位最好的将领,现在我要向你讨还血债!」 说话间,这位年轻的军官把手中的报纸一抖,露出了一枝紧握在右手里的手枪,冲著蒋介石扣动了扳机。

「南天王」派来的杀手

1930年爆发的中原大战,蒋介石在张学良的支持下,一举击败了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诸多反蒋派的联合进攻,取得了这场军阀大混战的胜利,并趁势统一了全国。这时,一心想当大总统的蒋介石极力主张召开国民会议,但遭到国民党元老级人物、立法院长胡汉民的坚决反对。

为了搬掉这块拦路石,1930年2月28日,蒋介石命人将胡汉民押送到南京郊外的汤山软禁了起来。不料他的这一做法引燃了国民党内部反蒋派反抗的怒火,他们纷纷聚集到胡汉民的政治老巢广州,又一次树起了反蒋的旗帜。尤其是粤军将领陈济棠不惜采用极端手段,派出几名杀手,准备刺杀蒋介石,解救胡汉民。

陈济棠,字伯南,广东省防城县(今属广西壮族自治区)人,1923年1月,33岁的他以战功升至第一师第二旅旅长,率部随师长李济深移驻江门整训。1929年初,陈济棠利用蒋、桂酝酿战争,李济深被蒋介石扣压的机会,一举取代了李济深第八路军总指挥的职位,开始成为独霸广东的「南天王」。陈济棠因不是蒋介石的嫡系,所以他一方面竭力与蒋介石修好关系,另一方面又利用国民党内的反蒋、特别是以胡汉民为首的元老派的力量,来作为他的政治屏障。当胡汉民被蒋介石软禁后,在胡派师爷级人物古应芬的鼓动下,5月3日陈济棠与李宗仁、白崇禧及张发奎、唐生智等将领联名发表通电,要求立即释放胡汉民以及蒋介石下野。同时陈济棠思来想去,觉得最佳的办法还是除掉蒋介石,既可以一劳永逸地铲除这个死对头,又可以免动干戈。于是,他派自己的3个贴身卫士古孝天、胡俊德和马必武前去 蒋介石。

6月26日上午,坐镇南昌指挥第三次「围剿」红军的蒋介石,在陈诚、罗卓英和卫立煌的陪同下,按计画前往南昌讲武堂检阅部队。从江西大旅社到讲武堂,沿途道路两侧布满了全副武装的军警,他们一个个手持武器,如临大敌般注视著周围的动静。

当车队缓慢行驶到一拐弯处时,站在路旁执勤的一名警察,突然被身边的一名壮汉用力推了一把,仰面朝天地倒在路中央。第一辆警卫车上的司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踩了刹车,汽车带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在距这名警察不到1米处停了下来,紧接着后面的车队都停了下来。就在这时,突然从路旁人群中跳出来3名大汉,几乎同时拔出手枪,向中间的几辆车开枪射击。他们正是陈济棠派来的杀手古孝天、胡俊德和马必武。

「啪!啪!啪啪啪啪!」连珠炮般的枪声一响,围观的人群立即像炸了窝一般,人们惊叫着,你搡我拥,四处乱躲乱窜。3名刺客来得突然,去得更快,还没等四周的军警反应过来,他们已混进人群,转眼间就消失了。

蒋介石被突然袭击惊出了一身冷汗,好在3名刺客行事匆忙,并没有弄清楚他坐在第四辆车上,因此他们的射击具有一定的盲目性,蒋介石有惊无险,数百名军警很快控制了现场,保卫蒋介石的座车快速离去。

蒋介石到财政大楼参加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当他走进大楼的前厅,刚要踏上楼梯时,突然在他前面出现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军官。只见他手捧一叠报纸,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蒋介石,一步跨到他的近前,咬牙切齿地喝道:「你霸占了我堂兄的军队,还卑鄙地处死了他手下的两位最好的将领,现在我要向你讨还血债!」 说话间,这位年轻的军官把手中的报纸一抖,露出了一枝紧握在右手里的手枪,冲著蒋介石扣动了扳机。

庐山惊魂

陈济棠和聚集在广州的反蒋派很快就得知了古孝天等人 蒋介石失败的消息,均感十分惋惜,尤其是以古应天为代表的西南反蒋派,更是不甘心,他们筹集了20万元巨款,派李少川游说有「民国第一杀手」称号的王亚樵,准备再次 蒋介石。

在经历了此次暗杀风波后,蒋介石感到南昌情况复杂,难以防范,再加上天气炎热,在做好「围剿」红色根据地的军事部署后,责令何应钦负责实际指挥,自己则带着夫人宋美龄前往庐山避暑游玩。

到了庐山的第二天,也就是7月3日,蒋介石吃罢早饭,稍事休息,便和夫人动身前往庐山名景之一的太乙村。山上没有公路,只能以轿代步。宋美龄坐着有篷罩的轿子走在前面,而蒋介石则坐在「吱呀」作响的简易竹轿里紧随其后。出发后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来到一处狭窄的崖口,此处不能并排而行,只能排成单排,鱼贯通过。恰在此时,在暗处巡视的蒋孝先带领的卫士们,在一处山坡上发现几只被丢弃的金华火腿。蒋孝先拿起火腿仔细一看,发现火腿中间都被挖空,一只一只地辨查后,在其中一只火腿的内壁发现了一丝枪油的痕迹。蒋孝先惊叫一声:「不好,有人携带武器上山了,蒋先生有危险。」

蒋孝先带头冲出竹林,抄近路追赶蒋介石一行人。当他们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一处山坡上时,发现不远处的大树下坐着一个头戴草帽、一身樵夫打扮的人。此人正目不转睛地注视著不远处乘坐轿子缓缓前行的蒋介石。当他们蹑手蹑脚潜行到距此人只有二三十米时,只见这个樵夫模样的人扔掉戴在头上的草帽,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枝手枪,对准滑竿上的蒋介石扣动了扳机。

「啪!啪!」两声清脆的枪响,打破了山野狭谷的寂静,猝不及防的蒋介石随着枪声从滑竿上跌落下来。王世和、蒋富寿一个箭步窜上前去,用身子护住蒋介石,所有的侍卫都拔出枪,当他们正在寻找刺客藏身之处时,从他们左侧的山坡上又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枪声刚一停息,蒋孝先就从山坡上冲了下来,脸色苍白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先生没有受伤吧?」

王世和、蒋富寿把蒋介石从地上扶起来一看,蒋介石虽然被吓得面无血色,但浑身上下完好无损,连一根毫毛都没伤到。原来刺客的枪声一响,蒋介石只觉得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他几乎下意识地翻身从滑竿上滚落下来,又侥幸逃过一劫。○

杭州看妇科去哪家医院比较好

嘉兴打胎费用

南京不孕不育医院哪家好

厦门那家做无痛人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