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当纸箱业必须有一个质的改变

发布时间:2021-09-11 04:31:46 阅读: 来源:捻线机厂家

纸箱业必须有一个质的改变

笔者反复学习新近发表的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公报,意在思考如何按照中央的精神,促进纸箱业的发展。不错,我领悟到公报指出的“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坚持以人为本,转变发展观念、创新发展模式、提高发展质量……”这切中我国纸箱业发展的要害,必须统一认识,全面贯彻。

发展数量向发展质量转变

最近,全球发行的上海《纸包装工业》杂志报道:湖北京山轻机改制重组。据说,京山轻机正在大力开发造纸机械。这是京山轻机采取的及时的有远见的明智举措。

我曾说过,京山轻机是我国纸箱行业的晴雨表,因为京山轻机制造的纸箱机械,提供给我国纸箱生产企业的覆盖面高达70%。在我国“九五”、“十五”规划期间,既是我国纸箱业的黄金发展期,也是京山轻机制造纸箱生产线增长的高峰期。我们常看到《中国包装报》刊登大幅广告:京山轻机、世界销量第一,京山轻机、永争第一。

2004年,京山轻机销售生产线高达258条,这是了不起的大数字。我们应该高度评价京山轻机对我国纸箱的高速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京山轻机的生产线年销量创世界第一是名副其实的。京山轻机20个月的生产线销量相当于日本生产线的总量(400条),30个月的销量超过美国生产线总量(600条),40个月的销量达到欧州(23国)生产线总量(800条)。我国现有纸板生产线4000条,京山轻机就占2800条。我国4000条线加工的瓦楞纸板,2003年为158亿㎡,平均每条线395万㎡。美国600条线,生产的瓦楞纸板,2003年为412测力方式:负荷传感器测力、钢丝绳卧式拉力实验机具有破断保护功用亿㎡,平均每条线6866万㎡。按双方每平方3元计算,我国生产线平均年产值为1000多万元,美国为2亿多元,相差20倍。

目前,中国纸箱生产线过剩2/3—3/5。按4000条线,多出2500条,其中京山轻机线(按70%)占多出的1700多条。目前我国纸箱生产处于增产不增收,还有部分企业亏本,这在经济学上称为“悲惨增长”,而悲惨增长将难以维持下去。

由此可见,我国的纸箱业已经到了彻底反思并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时候了,必须从发展数量向发展质量转变。

规模企业向健康企业发展

纸箱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少老板在得势后,都想把企业搞大,成为规模企业。但什么是规模企业呢?都是模模糊糊,只是感觉做大,大了再大。有人把纸箱生产企业分为三级(厂):一级(厂)造纸又做箱;二级(厂)既生产纸板做纸箱,又供应纸板给小厂加工纸箱;三级(服务于国家绿色环保型社会建设厂)不生产纸板,只做纸箱。一二级企业都有生产线,那么是不是有生产线就是规模企业呢?不一定。生产线企业也大不一样,我认为中国的真正规模企业很少。比如有二三条线,产值1亿多元,有的七八条线专营纸板,产值2亿多元,要算规模企业了,也不一定。日本100人企业,做2个亿,算不上大企业,我们搞一二亿,企业好像不得了,其实不少一二亿的所谓规模企业,生活在我们不太规范的市场环境里,经常有“病”,日子不好过!时而发生今天名气引发这样的破坏缘由常常是与不妥当的设计、制造很大,明天一落千丈。比如江苏常州的“常丰”,最早引进意大利七层纸板生产线,成为江苏同行企业之最,之后又进了台湾2.2米宽幅生产线,产值1亿多元,利润1000多万元,可谓小康企业。进入新世纪,为进一步扩大企业规模,投资3000多万美元(2.5亿人民币),征地120亩,又从意大利引进超级型的三A特重型纸板生产线,号称亚洲第一,结果呢?投产运营一年,年产值原来1亿多元,新投产还是1亿多元,原来1亿多元产值尚有1000多万利润,新投产的1亿多元,却亏损1000多万元(付银行利息要1000多万元),出现现金流障碍,企业混不下去,仅一年就结束了生命,结果被日资兼并。日资特耐王明智,对企业采取“减肥”、“瘦身”、“健美”,把老设备、老厂房、庞大新厂房等多余不动产变成现金流,同时加大开发国外市场,这样现金流就像人体内的血液流通了,把将要死的规模企业盘活了,活了三年,去年特耐王的年产值也不过1亿多元,周围有的小巫见大巫的企业超过了今日的特耐王。

我们再举一个重庆纸箱业的一个案例:重庆红旗纸箱厂,在上世纪80年代初率先引进日本全套生产线和印刷设备,一下子形成规模大企业,红旗飘扬了十年,到了90年代中期,红旗改华亚,又从美国引进更先进的宽幅双拱七层线,并在股市上得到亿元资金,成为市场开放的贵族企业,企业爬上了高峰后,开始滑坡,一滑坡不可收拾,最后不是饿死,是撑死。客观上,重庆的纸箱业,在进入新世纪后,短短的三五年由20条生产线增加到40多条线,这批新型的民营企业,对“华亚”大企业进行全面围攻,“华亚”再好的武器装备,也挡不住前堵后攻,终于沦落到停产倒闭的悲惨境地。

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转变发展观念,我们要联系实际,总结过去,清除老观念。脑子里不能老是迷迷糊糊地做规模企业梦,我们要做个明明白白的全面健康的企业。

我国经济发达地区纸箱工业的发展,不少企业盲目追求规模,搞花架子,摆阔气,相互攀比,在企业搞大后,积累了点资金(大都改制发了财),开进开发区、工业园区,盖大楼、上大线,占地一大片,荒芜一大半。我在80年代参观日本纸箱生产企业,可以说没有我们现在企业的洋派,但是我们的企业却外面好看里头空,同日本企业的质量不可比。提起质量,我们的纸箱生产企业,几十年都在喊质量第一,这个质量指纸箱产品的质量,认为企业的发展在产品质量,其实纸箱是粗加工产品,不是高科技尖端产品,说到底,什么样的设备就生产出什么样的产品质量,企业发展的老观念必须转变。中央提出提高发展质量。要全面的正确的理解,我认为提高发展质量是对企业发展的新要求,企业应该是全面的、科学的、健康的持续发展,做个有道德、要开发大容量聚合纺丝装备对社会负责的全面健康企业。

粗放模式向节能精细改革

我国经济的增长是粗放模式,纸箱工业的增长,更是典型的粗放模式。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创新发展模式,联系我国纸箱工业实际,改革纸箱生产的粗放模式,就是创新。五中全会公报提出一个硬指标,就是今后的五年——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能源消耗比“十五”期末(2005年)降低20%左右。从明年开始降低纸箱能耗,这是有关企业生存的大事,总有一天,企业能源消耗不降低到标准水平,对不起,请关闭,就像整顿关闭小煤矿、小造纸厂、小水泥厂一样,要动真格。

我国纸箱生产的能源在高消耗,而我们许多企业领导缺乏能源意识,有的就没有能源意识,认为我有钱,拿钱办事,什么能源不能源?今年我陪一家节能设备的企业,到一些生产纸企业进行宣传推广节煤节水,好多企原料消耗,在过去,普遍使用的原纸克重消耗是发达国家的三倍,我们使用300克以上的原纸加工纸箱,而国外使用100克原纸,这几年有改进,但尚未达标。更严重的是,日本、美国三层纸箱占80%以上,而我国五层纸箱占75%--80%。这是高消耗。对这样的高消耗,我国的纸箱生产企业还无动于衷。日本生产的瓦楞纸板得到充分利用,60%的纸板用于制箱,还有40%的纸板开发其他产品,这叫多样化。而我国的瓦楞纸板只做纸箱,是单一化。同时,加工纸箱使用的煤、电气燃料、动力精耗都要降低。

纸箱加工业粗放型的能源消耗,必须改革,达到国外精细的要求。

我们必须按照五中全会精神,对资源消耗的严重性必须要有高度认识,保持高度警惕。我国资源特别稀缺,人均资源只相当于世界人均水平的1/5—1/3,不改变资源进口的局面,我国的经济增长、企业的发展不可能维持下去。我国经济增长的粗放型、企业发展的粗放模式,严重的问题是在资源上拼消耗。特别像我们纸箱加工制品,同资源晶的剪刀差是把双刃剑,使我们被动。资源紧缺是世界性的问题,我国进口资源常常受到国际涨价的影响。资源的涨价,我们纸箱用的原辅材也跟着涨,而纸箱价却涨不了,为什么涨不了呢?问题不在用户,而在我们行业内部不正当的削价竞争。所以能源直接影响到纸箱的利润,现在有些地区纸箱业已进入危险境地。这几年我们常常听到企业老板埋怨纸张涨价,其实错了,没有道理。纸张涨价是因为生产纸的资源品涨价,所以纸的涨价是合情合理,纸箱价涨不了,这与纸涨价无关。纸箱价为什么涨不了?从根本上讲,纸箱能源高消耗加上纸箱生产严重过剩,这在我国经济发达地区矛盾非常突出,成为致命伤。而我最近了解的沈阳地区生产的纸箱,又是一种现象,那里生产线少,有一家使用单面机,后改为三层线,年产值1000多万元,利润在15%以上。还有一家造纸厂上了一条生产线,专业加工纸板而发了大财,此种情况在我们长三角地区的纸箱业根本不可能。

“十一五”——今后五年,是我国改革发展进入的关键时期,也是我国纸箱走出困境、奔向世界强国的新起点。一定要把我们的思想行动统一到十六届五中全会精神上来,扎扎实实地去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转变发展观念,改革粗放模式;提高发展质量,做个健康企业;降低资源消耗,实现平衡发展。

信息来源:包装报

南通工作服制作
南通设计工作服
南通制作工作服
南通订制工服